主页 > 论文办公 >网路成瘾原因之探究 >

论文办公

07-30

网路成瘾原因之探究


384点赞

757浏览

网路成瘾原因之探究


作者/邱玉珍、陈清芳、杨琇雯 文章出处/本文摘录自天下文化出版《失控的指尖-爱上网是潮还是瘾》


哈佛大学医学院暨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瑞奇(MichaelRich),本身是小儿科医师,也曾担任好莱坞的电影製片人,他认为,「社群媒体并非沟通的工具,反倒更像是广播的工具;当我们将影片、照片、文字等种种内容放上社群媒体,只是在表演给别人看,而非真正与人互动。」


瑞奇在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主持一个儿童健康与媒体研究中心(The Center on Media and Child Health),并开设「请问专家」(Ask the Mediatrician)网站。10几年来,他为父母、年轻人及同业,解答了许多关于网路、影片、电玩、手机、社群媒体等所带来的难题。


他分析使用电话和传送文字讯息的沟通差异,指出:讲电话是比较细緻的沟通模式,你必须藉着对方的音调、停顿、韵律,来解读对方;相较之下,传文字讯息缺少这些细节,而且收发讯息不需要两人同时在线上,是一种比较不亲密的沟通方式。


至于10几岁、20几岁的年轻人喜欢发文字讯息,则是因为这种方式可以减少自我揭露,情绪上较有安全感。


直接沟通胜过间接沟通


瑞奇提醒,「成功的人际关係,需要从间接的沟通方式逐渐转移到直接的沟通方式,进而建立亲密感。不论青少年或成人,我们许多人用科技彼此保持距离,以至于联繫得愈多,连结得愈少。」


瑞奇建议大家,当你想联络某位认识的人时,一次次提升联络的形式。例如:当你想推文时,改发简讯;想发简讯时,不如打电话;想打电话时,就约个时间见面。「虽然亲密关係充满风险,但最终,却更丰富,」他说。


在网路的三种沟通模式中,最令人担心的,可能莫过于和网友一起约线上打游戏的超人际沟通。


精神科医师多半认为,上网不会让人上瘾,网路游戏才是让学童、青少年断不了网的原因。


追求快乐与自尊


曾有一位就读高中的陈同学,每天玩线上游戏到三更半夜,直到医师老爸再也受不了,进到他房间关掉电脑,不准他再玩。结果,陈同学一怒之下立即冲到客厅,二话不说就把老爸最心爱的音响往窗外砸。


「网路游戏具备让人上瘾的条件,」高雄医学大学附设中和纪念医院精神科主任柯志鸿指出,因为网路世界可以让人得到现实世界无法获得的快乐与自尊。所以,很多人戒除一段时间后,又会忍不住逃回网路世界。


为了了解儿子在玩什幺,有次北医大医学科技学院院长李友专跟儿子一起玩百人生存游戏,身为科技高手的他,在那个世界里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不过因为这次挑战,他终于理解,为什幺这幺多人沉迷于线上游戏。


「因为他们在那个世界里得到满足、快乐,」李友专感叹,「父母可以给孩子所谓的『爱』,却无法给他同侪的尊重;也可以做孩子最好的朋友,但是不能弥补同侪对他的忽略、不尊重。」


人工自闭


难怪有人把网路游戏称为「电子鸦片」,这个鸦片不仅让人停不下来,还伤害个人健康、破坏社交能力。


马偕儿童医院儿童心智科主治医师臧汝芬自创了「人工自闭」这个名词,来形容活在网路世界,以致与现实脱节,甚至社会生活萎缩的人。她说明,「过度沉迷于网路游戏的青少年,常有表情呆滞、社会萎缩、严重自我封闭等症状,也就是『人工自闭』,而且会伴随肥胖、营养不良两大问题。」


一旦出现人工自闭,「往往表情缺少变化,眼神呆滞,不太和人有眼神接触;讲话笨拙,习惯使用单字或短句子,较不使用长句子,被欺负了也不知道如何表达;常被周遭的人嫌弃很白目,不懂得察言观色、不通人情世故,而且跟生理年龄相较,想法显得比较幼稚,」臧汝芬归纳出几种典型症状。


不过,「这些青少年并不在意自己无法跟人互动,反而比较在意虚拟世界带给他们的乐趣,」臧汝芬无奈地感叹。


世卫组织在2018年,将「网路游戏成瘾症」正式列入精神疾病範围,相关规定自6月19日起生效,列入第十一版《国际疾病与相关健康问题统计分类》(ICD-11)的精神疾病分类。不过,目前这仍只是「预览版本」,将留待2019年的世界卫生大会,由各国表决是否通过。


享受便利,避免伤害


依照世卫组织的认定标準,所谓「网路游戏成瘾症」,是指无法控制地打电玩,且生活中愈来愈以电玩为优先,即使知道有负面影响仍持续增加打电玩的时间,导致严重影响个人日常生活,包括:健康、家庭、学校、工作等。不过,这些症状都必须由医师持续观察1年以上才能确诊。


麻省理工学院科技社会学教授特克(Sherry Turkle),同时也是临床心理学家,投身科技心理研究超过30年。她透过在养老院、中学的研究中发现,资讯科技让人沟通更便利的同时,也弱化了人与人之间的关係,有些人甚至因此丧失了面对面交流的能力。


特克认为,人们传简讯、发邮件、上社交网站、玩电子游戏,从形式上来看,人与人之间的联繫似乎更轻鬆、更密切,但实际上却变得更焦虑、更孤单。人们成为社交达人,却同时沦为孤独患者。


她在着作《在一起孤独》 中这样写着:


我们坚信网路连结是接近彼此的方法,但它同样也是有效逃避、隐藏彼此的方法⋯⋯现代人的亲情、友情、爱情,可能因为网路的各种因素,变得更加不堪一击;逃避情感、压力等问题也变得更容易。最终,我们在网路上聚在一起,孤独。


如何享受资讯科技带来的便利,又避免科技对亲密感的伤害?值得活在网路社会的每个人,细细思量。


网路成瘾原因之探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