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论文办公 >居民无视讥讽横幅 最脏组屋垃圾满天飞 >

论文办公

07-07

居民无视讥讽横幅 最脏组屋垃圾满天飞


645点赞

611浏览

居民无视讥讽横幅 最脏组屋垃圾满天飞
报道:卓欣仪

居民无视讥讽横幅 最脏组屋垃圾满天飞

组屋外面就可看到垃圾处处。

张挂讥讽横幅又如何? 垃圾照样满天飞!威省市议员大卫马塞尔与沙迪斯于上周六拉大队到北赖直落英达E1及E2组屋,挂上书写着“恭贺成为全槟最肮脏组屋,你自豪吗?”讥讽句子横幅,希望借此带出反面启示,引导居民不再乱抛垃圾,一同携手改善组屋环境卫生。

组屋飘散恶臭

《》记者在有关讥讽横幅挂上的第3个早上,前往直落英达组屋查看卫生情况是否有改善时,岂料却发现居民们似乎对讥讽横幅完全无动于衷,组屋四周依然处处垃圾,在组屋外面就可闻到令人作呕的恶臭。

更糟糕的是,记者站在组屋外才短短数分钟,就2度上演高楼抛掷饮料空瓶子,接着又有塑料袋子从高处“随风而飘”,讥讽横幅似乎对居民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

居民无视讥讽横幅 最脏组屋垃圾满天飞

清洁人员才刚冲洗完毕,地上又开始出现垃圾。

垃圾常扫常有高楼掷下粪便包

一名不愿具名的居民在受询时指出,其实共管机构(JMB)在每栋组屋都有委派一名清洁人员,每天早上都会在各楼层进行打扫,然后再冲洗地上,但是居民显然缺乏卫生意识,即使当局已经张挂了讥讽居民的横幅在该处,大部分人却依然无动于衷,你挂你的,我丢我的。

“如果你早点来,就会看到更多垃圾,清洁人员才刚刚打扫完毕,已经冲洗地上了,不过相信我,现在走进去看的话,地上肯定又有垃圾。”

他表示,他已在当地居住了约15年,对于居民缺乏公德心大感无奈。

“还有些人常会随地乱丢用塑料袋包住的粪便,我真的很不明白,难道他们不是上厕所解决的吗?为何要乱丢粪便?”

他不满地说,扫了又丢,丢了又扫,这个情况一再上演,只要你想得到的东西,都极有可能从高楼抛下来。

“另外,组屋周围诸如电灯、游乐场设施、升降机等,不是遭到破坏,就是不翼而飞,再不然就是修好不久又坏了,真的造成很多困扰。”

酒鬼破坏公物

他也透露,该处也有住了很多酒鬼、吸毒者,有时也会制造垃圾及破坏公物,基于害怕投诉后会被对付,部分居民都选择隐忍,敢怒不敢言。

居民无视讥讽横幅 最脏组屋垃圾满天飞

人们对于讥讽横幅无动于衷。

慕妮玛:外劳入住后更脏本地人受不了外迁

同样居住在那里已有15年的慕妮玛(82岁)在受访时声称,自从数年前,该处开始有外劳入住后,组屋环境就变得更加肮脏了。

“这里大概有20%外劳住户,很多本地人都因受不了而搬走了。”

屋价下跌

她指出,她的2名儿子及2名女儿都在成家后,因担心他们年纪尚小的孩子会在肮脏的居家环境染上疾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目前只剩她独居。

“就连信箱都会被破坏,你就可以想象部分居民是有多幺缺乏同理心了。只好听天由命,我们尽量清理自己的住家范围,其它的真的管不了那幺多了。”

据了解,直落英达组屋原本每个单位售价2万5000令吉,目前市场估价已经降至1万2000令吉,有些单位开价不到1万令吉,相信是因恶劣环境,让人却步。

居民无视讥讽横幅 最脏组屋垃圾满天飞

多个信箱遭人破坏。

市会拟系列方案教育居民注重卫生

针对讥讽横幅不奏效,威省市议员大卫马塞尔指出,直落英达组屋获得全槟最肮脏组屋“殊荣”后,引起了非政府组织及宗教团体的关注,纷纷主动联系他表示愿意给予协助,而威省市议会也拟定了一系列解决方案,来教育居民环境卫生的重要性。

“有一个印度组织已计划在该处举行大扫除,希望能尽快清理恶劣的环境。”

他说,他也与当地一家印度庙负责人联系,接下来也会举办宗教活动来唤醒居民的公德心,借此提高他们的卫生意识。

“此外,先前与我接触过的年轻居民,目前已经成立了Whatsapp群组方面交流,一同监视组屋的卫生状况。”

部分居民愿意合作

他也透露,自从讥讽横幅挂上后,有部分居民反映此举让他们蒙羞,然后表示愿意与当局配合改善居住环境。

另一方面,大卫马塞尔也提及,有关组屋2栋楼层共有1000个单位,目前的入住率是70%,有300个是垃圾丛生的空置单位,威省市议会将与共管机构一同商讨对策,以便能清理这些卫生欠佳的单位后进行封锁,以防蚊虫滋长及疾病肆虐。

他指出,由于现有的执法法令仅授权市议会官员执法,威省市议会也将会在近期开会,以探讨赋予共管机构人员执法权力的可能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