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居行业 >网路慢之于中华电信真相PART2 >

家居行业

07-30

网路慢之于中华电信真相PART2


938点赞

830浏览


网路慢之于中华电信真相PART 2
本二章节将举证揭露媒体本议题的「愚民洗脑」手法,很多人提到「政商」关係,却忽略有时候是「政商『媒』」关係,此时他们的报导并非出于事实,而是要建构阅听者某种对他们有利的意识形态,就跟他们以前处理政治新闻的手法一样。
声名:本文无在缺乏证据之情况,具体指名某某人怎幺样,故仅为评论公众人物言行之权利行使,不涉及诽谤刑责。任何据此对本人提告者,本人将反告诬告,钱多权高但赔的也多。
问题.6:为什幺「『媒体』舆论」一向对準中华电信?
PTT的「『网友』舆论」却一向反过来在用户迴路上挺中华电信,并且挖出一堆真相和资料,mobile01在这次用户迴路的讨论上也一面倒向中华电信 。
推 www5566:平常嘘种花跟挺他不被**厂商染指是两回事07/31 07:58
这些财团都在台湾的富豪排名榜名列前茅,而台湾仍是个儒家式「裙带资本主义」的社会,不只跟NCC打好关係,你就能享有上述特权,跟媒体打好关係也同样适用。
本文《问题5》章节提到立法院2000年的股条买卖盛况,多篇报导也提及「媒体记者」、「媒体人」、「『资深』媒体人」购买了东森宽频股条 。
甚至曾有报导说,亚太固网掏空案爆发后,当初以每股十多元抢购亚太固网股条的立委、立委助理、「资深媒体人」感到不胜唏嘘,其中被套牢数百万元的,只好自我安慰说被套牢上千万的人有一长串。以当年的盛况且没有限制股条买卖的厂家,这些「资深媒体人」、「媒体人」、「媒体记者」当然不可能不会购买新世纪资通和台湾固网的股条。
我们不知道媒体和财团的这些老闆、股东之间的确切关係,因为根本没有公开资讯可查,但我们可以从「观察到的某些『不寻常』现象」,用「逆向分析」的方法,再加上对本地社会文化的了解,来建构出一般人无法得知的资讯空缺这块。
如果是财团自己讲话,无法「带动舆论」,所以他们必须「假借他人之口」。有许多可疑的现像正好在很巧合的「关键点」发生了,并替财团解套,甚至成为他们用户迴路的「救世主」,牵涉到庞大金钱利益,但涉及刑责我不敢具体点名或讲的太仔细,因为根本不会有公开的资料让一般人看到,于是你无法在法官前对此举证。
8月3日的报导,NOWnews「罗淑蕾:预算政府编列现怎可独佔」,蓝字是新闻原话:
罗淑蕾:「在交通委员会的立委罗淑蕾则表示,当初中华电信铺设网路的费用也是由政府编列预算,为何现在还由中华电信独享,当然应该释放出来让其他业者共享,才能进一步让人民也分享到利益。」、「现在就是因为每个业者都需要付频道费给中华电信,所以才不愿降低费率,且中华电信现在已是60%民营,又都是财团和外资,为何要让他们赚那幺多钱?」
第一句话,难道罗淑蕾不知道用户迴路铜线电缆早由中华电信出巨资向政府买断,且国营时期才可以拿政府预算,而这早是16年前了?难道他以为光纤用户迴路还是16年前的铜线电缆?现在争议最大的就是光纤用户迴路。
如果是的话表示我们的立法院的交通委员会,素质差到无法审核国家相关预算,可能根本看不懂文件,应该砍掉重选。但很抱歉,以下资料可证明答案不像,中央社2009年之报导:「上网费多缴?罗淑蕾提案ADSL不得搭售市话」
ADSL不用附挂市话绝对是个英明的德政,而且连大多数人没想到能这样,作出这决定的NCC和提案的罗淑蕾,对网路绝对有一定程度了解。
第二句话他刻意想让阅听者,把中华电信对等于民营财团,却没说中华电信每年缴几百亿给国库,且他们敢这样狙击中华电信基础建设如用户迴路,就是看準中华电信那35%的官股,若中华电信真是一般财团,对照到政府对民营固网业者的包容、呵护态度,绝对不会有今天局面,罗淑蕾也不会说这段话了。
再比对本文《问题5》章节当年立法院「盛况」,你觉得以罗淑蕾的了解和背景,说出这种违背事实而且「恰好」是帮财团争取利益的话,会是「巧合」吗?又或者是在替某些人发声呢?
你也许觉得当年立法院「盛况」已过了12年,但亚太固网掏空案侦结,并传出立委逼台铁吃下当初购买的股条的时间,可是2007年。2007年和5年后的今天,政治环境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如果是,那幺要达到这点就需要媒体配合,否则媒体如果附加类似本文提供的资料,谁还会相信如上例罗淑蕾的讲法?
关键还是在媒体负责的这块:操控阅听者能得到哪些资讯,选择报导哪些人的话,忽略哪些资讯或哪些人,下什幺标题。接着就能达到这个目的:>>>>>>让一般人在缺乏足够、完整的正确资讯情况下<<<<<<,产生某种观念,甚而慢慢形成某种对他们有利的意识形态。
所以看了上述罗淑蕾8月3日谈话报导的一般阅听者,在其他似是而非的报导「掩护」下,就很容易被引导至这样的结论:「现今的光纤仍是16年前国营时期铺设的用户迴路」。这显然不对,却很多人信以为真,因为他们无法从媒体上得到光纤和铜缆于用户迴路上的差别、以及民营化后不会拿政府预算铺设用户迴路等资讯。
这种手法在他们报导政治新闻时司空见惯,而且从来只有在涉及到媒体的既得利益时,才会「大量」出现,因为这是一种建构在欺瞒本质上的「刻意引导」,对阅听者缺乏尊重和责任心。
单论一个例子可能是偶然,但如果到处都是这样的案例时,是否便为刻意操作?我们接着看下一章节例子,请问你知道政府为协助民营业者打破用户迴路由中华电信独佔的局面,有过一个「M台湾宽频『管道』计画」吗?
问题.7:民营业者宣称台湾环境铺设网路成本过高,政府是否有补助,媒体如何报导?
《M台湾宽频『管道』计画》,2003年由行政院长游锡堃宣布,2005年立法院通过,因为民营业者抱怨台湾环境布建自有线路的成本高,所以政府耗资300亿,建设用能让网路业者铺设线路的「管道」,可供铺设如「用户迴路」,规画用意即是要「打破中华电信用户迴路的独佔 」。
下面蓝字为转贴一则相关报导
监察院指出,预计兴建长度6,000公里的宽频管道,至2009年2月虽已完成约75%,但民营
固网业者租用意愿不高,导致营运绩效不彰。由于实施电信自由化政策后,民营固网业者
受限于地方自治权限、既有电信管道近乎饱和,加上中华电信于用户迴路市佔率高达97%
,成为产业发展瓶颈,行政院遂透过行动M台湾计画,投入兴建宽频管道,以供其他民营
业者租用,希望打破中华电信独佔优势,然业者实际租用仅约1,800公里,执行绩效明显
不彰。

真正的问题癥结是民营固网业者租用意愿不高,政府出资300亿铺设6000公里的管道,民营业者只肯租用1800公里。内文所提到的「意愿低落的理由」也跟中华电信无关,不过却刻意安插许多说中华电信独佔用户迴路的言词。猜猜这新闻用什幺标题?「中华电信再度成为箭靶」。这如果不是故意要让阅听者被误导,就是记者的意思为「中华电信透过念力使得民营业者缺乏意愿」,所以是中华电信的错。
这就是俗称的「标题杀人法」,通常现在政治新闻上,用来攻击媒体讨厌的对象,常伴随着媒体的既得利益出现如政治立场,若普遍的、长久的出现在民生经济议题就相当不寻常。
这篇报导的内文,也是故意把阅听者引导去注意中华电信的「用户迴路」,即便和问题成因缺乏足够关联性。
上述的1800公里,事实上只有877公里是固网业者租用 ,其余公务布缆492.9公里,第四台业者布缆458.8公里,这篇报导并未提及公务布缆,提到第四台时也只有说「错过双线布缆时机」,所佔篇幅也仅一句话。而提到「业者租用1800公里」的位置,接在「希望打破中华电信独佔」之后,致使阅听者无可避免会产生「固网业者租用1800公里」的误解,实际上却仅877公里。
记者是否有意藉此夸大民营固网业者布建自有用户迴路的意愿?或是避免877公里过少的租用里程,会使阅听者对民营固网业者投资意愿产生怀疑?若为单一错误,或可解释为偶然。但疑似出于相同动机的错误一再发生,且存在某种「大环境」,便难以用偶然解释。
监委此份纠正案文中并未对财团是否缺乏投资建设意愿进行检讨,而是假定其有意愿投资,但存在某种因素如政府诸多疏失包括「专业性不够」、「对外国情况了解不够」、「未考量到市内既有管道的重复建设」,导致管道不好用等类似理由。
不过据中华电信员工私下对笔者透露,他们的管线和M台湾宽频计画的管线「是一样的」,也就是财团哈中华的管线哈的要死,换了个名号就变成不适用,所以财团不想用了,故此说明显存在瑕疵。
而且我们翻开当初M台湾宽频管道规划书,便可发现里面对各种宽频资料,甚至「各国网路状况」,都有很详细的研究和分析,甚至规划书的「专业性程度」,到了一般没有网路背景者根本看不懂的範畴。里面可看到2005年的资料。

并且在「市内既有管道存在」的情况下,财团原先的理由是「台湾环境布建自有线路成本过高」,所以才有了《M台湾宽频管道计画》。
综合以上所说,监委这些理由都存在争议性,且刻意忽视财团的投资意愿,比如连审视他们每年投资在行动通讯业务和固网业务的资本支出都没有。
《M台湾宽频管道计画》无可避免会让人质疑财团的投资建设意愿,所以监委此份纠正文诸多争议性理由,并刻意忽是财团投资意愿因素,是否存在着帮财团「解套」的动机?对照到本文《问题.5》叙述的「政商关係」章节,是否存在某种类似关係?
→ yesonline:管道放着养蚊子. 民营业者游说官员施压中华电信比较划算07/31 10:23
《M台湾宽频管道计画》最终结局:管线建好了,财团仍不愿铺设线路,耗资300亿的计画,成了浪费纳税人金钱的失败计画,败笔即是民营业者根本不想租用以铺设自己的线路如用户迴路。
财团宣称是因为M台湾宽频管道计画管线「过于偏僻」,以至于不符合他们需求。
中华电信员工私下透露说法为,M台湾宽频管道计画,地方政府为了日后能有效发挥效益,不可能「都」建在偏僻的地方,且其管道和中华电信的管道是一样的。笔者上网查询自家县市的M台湾管道铺设街道,发现全是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
媒体也几乎「不敢」提及M台湾宽频计画,导致一般人几乎从未听闻,儘管缺乏民调数据说明这点,但却有现成证据,就是本文后的回文一面倒说自己现在才终于知道。是否媒体担心提及本计画,将导致一般人对财团投资自有线路意愿起疑?
新闻即便偶然报导M台湾时,多数也是批评其管线不可用,让一般人以为M台湾的管道不可用,以便替财团解套。可是民营业者自己却租用了1800公里 ,而且宣称管道不适用的理由,并没有被自己否定。又中华电信员工对笔者透露其管道和中华电信使用的「是一样的」,财团声称其管道不可用,却超哈中华电信的,明显存在矛盾。
总论以上两例,请问,当你跟着媒体一起骂中华电信又贵又慢时,你听了几次「用户迴路独佔」?那请问你听到的时候,你是否能从媒体上得知以下片段,如果有,那是否很少见?
1.用户迴路从来就是开放的,即便你不知道铜线电缆早卖给中华电信,也该觉得奇怪,中华电信国营时期早是16年前的事情,怎幺可能现在的光纤还在用16年前的线路?
2.是否有任何关于「财团投资建设意愿低落」的消息,比如财团没用户迴路是因为他们不肯铺,除了来自中华电信方的说法?
3.媒体有没有跟你说,中华电信铺设光纤用户迴路时,民营固网业者早就存在好几年了,为什幺财团没和中华电信一起铺,而是直接要拿中华电信的现成光纤?且法规一开始就有要求他们铺?
4.媒体有没有跟你说,当初民营企业共筹资到了2000亿资本,甚至台湾固网曾说要逐步整合成市场龙头并和当年资本额964亿元的中华电信抗衡?为什幺我们今天绝大部分的网路建设都来自中华电信一家?
5.媒体敢不敢让你知道政府曾经出300多亿帮民营业者铺设管线 ,以解决用户迴路问题?如果有,那有没有拿其管道来和中华电信的管道比对?
6.媒体敢不敢让你知道,这次他们「狙击」的用户迴路,是中华电信民营化后自己铺的光纤,难道民营化后还能跟政府拿钱吗?
虽然缺乏相关民调数据,说明一般人是否知道这些「足以产生怀疑」的片段资讯,但现成的证据就在本文之后的回文,几乎都自称「我现在才终于知道有这些事情」。
也就是说,凡是能让你对民营业者投资意愿感到怀疑的,媒体上不是不会出现,就是「几乎」不会出现,最多是「偶尔」出现一下,并且「淹没」在更多指控中华电信用户迴路独佔导致一切问题的「绝对多数」报导下。
如本文《问题6》、《问题7》两章节所举的例子,即便缺乏足够关联性,媒体报导时仍要强行划上等号,将阅听者导向「中华电信独佔『用户迴路』」故导致这一切的结论和观感。
对照到本议题,这即是财团要取得中华电信现成「用户迴路」所需要「营造」的「舆论环境」。若是缺乏媒体配合报导,绝无达成可能。这些媒体也只是把他们平常报导政治新闻的手法,带到本民生经济议题而已。
若你为这类媒体的忠实阅听者,当你明了这一切后,你觉得对方是否尊重你,并对你有责任心呢?如果你觉得不是,那你是否觉得对媒体来说,财团比你这位阅听者还重要?
媒体段结论:
综观本文《问题5》、《问题6》、《问题7》,特别是上述的现成证据「本文之后的回覆,几乎一面倒说『我现在才知道』」,呈现出非常明显的事实;「媒体刻意长期用控制阅听者能获得哪些资讯的手法,引导阅听者至财团所需要的结论,且理由违背事实」,以至于大多数人在见到本文所提供的事证后,轻易的扭转长久以来所「被」建构的「意识形态」。
通常要扭转他人的意识形态,在此类讨论里,几乎属于不可能的範畴,所以这只代表一种可能:媒体建构他们「意识形态」的理由基础,错误太多,以致于太容易戳破并扭转。
所以我们可以发现非常明显媒体和财团之间,存在某种彼此牵动的关係,且「优先次序」甚过媒体之于自己的客户「阅听者」之间的关係,而其中又涉及官员和民代的「协同合作」。
笔者并不认为媒体长久此举对阅听者是负责且尊重的,光看他们「建构意识形态」的理由有多容易被戳破,并扭转「被建构者」的意识形态,就可以知道他们是用什幺态度看待自己的客户即阅听者,所以才会长久以来提供这样品质的资讯,又是出于什幺动机。
这些民营业者似乎缺乏建设意愿,根本就无法构成竞争对手,唯一相对肯投入建设的中华电信也因缺乏竞争,而觉得自己只要作到这样「就够了」。中华电信要降价,NCC帮民营业者挡着,加以缺乏价格竞争,网路就贵。再加上「政商『媒』关係」,民营业者似乎觉得只要坐享其成就好了,这还会侵蚀到唯一相对肯投入建设的中华电信的利基,于是形成了今天大家抱怨的网路环境。

----------------------------------------------------------------------------------------------------------
注.1:我特地準备了一些其他论坛的讨论,给大家看看真正的多数舆论站在哪方,其中有些很恶劣的,但我文章没提及的资料,颇具参考性,以下是直接连结
PTT板众对于监察院纠正条文护航民营业者的反应

最后一哩早就开放了,某二业者自己不肯作,只想要直接拿中华电信现成线路:

民营业者的财报,以及回顾台湾网路业者不愿建设只想坑杀中华电信的过往:

mobile01关于NCC逼中华电信以成本价租让自己的用户迴路的讨论串,一样一面倒骂那些开放超过十年却不建设的民营业者,目前25页但中间后面严重离题了请点选观看图片

mobile01去年7月的讨论「怎幺会有人去怪其他固网业者? 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原本是炮轰中华电信,第一页尾端开始矛头转向「不作建设的民营固网业者」,共36页

注.2:联合新闻网 2007/01/14「查亚太固网 套牢蓝绿立委哀嚎」

注.3:联合报,2007/01/11 当年疯固网股条 立委是配送中心」

注.4:联合报,2007.01.16「亚太固网股条『蓝绿历史共业』」

注.5:同"注.3",联合报,2007/01/11 当年疯固网股条 立委是配送中心」

注6:NOWnews 2012/08/03 「中华电不满释出固网 罗淑蕾:预算政府编列 现怎可独佔」

注.7:中央社「上网费多缴?罗淑蕾提案ADSL不得搭售市话」2009-03-11

注.8: 监察院098000085修正宽频案纠正案文,原文「惟实际布缆公里数仅为1,828.7 公里,其中公务布缆492.9 公里,有线电视业者布缆458.8 公里,固网业者之布缆则仅有877 公里」
,真正的内容大概就五页。监委在那种封闭环境下以为自己这样很厉害,结果不过是八股文式的文言文。一般人看不懂他们写什幺,就是因为你看到一再重複的官腔,只会想赶快跳过,然后你会发现你「必须」很快的跳过,结果「翻太快」就会错过「极少数」的重要内容,然后你会发现自己翻完了「却没有」看到东西,所以是「看不懂」,然后监委就会以为是自己写的太深奥了,一般人国文都不好。你如果怀疑我的讲法,去网路上翻出来就有了,是真的很扯)
题外话
[新闻] NCC通过旺中案的时机 陈冲:我也有疑问

PTT板众:NCC到底收了财团多少钱?
---------------------------------------------------------------
请问马总统什幺时候才开始要查NCC是否收贿呢?
-----------------------------------------------------------------------------
2012年8月3日笔记:我刚刚把这篇的网址寄给总统府的民意信箱了,里面说各大论坛一面倒反对NCC图利财团,人民都期望马总统能做点事情,「您不能假定底下那些人都是清廉而且正直的,因为华人文化太讲关係和送礼,稍有不注意就会形成腐败,现在大家都说NCC收了财团很多钱,旺中案已经成为第一个相关的历史汙点,中华电信最后一哩案将成为第二个,而NCC已是人民公愤的对象,马总统该是您出手的时候了,大家都很期待您能对台湾的清廉环境造成变革」。大概这样,其他还有很多话
转载自

为了尊重 原作者 部分连结 已去掉 要看得请自己去原帖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