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居行业 >居民沦为吸毒黑区数十年 不灭源头组屋难排“毒” >

家居行业

07-07

居民沦为吸毒黑区数十年 不灭源头组屋难排“毒”


910点赞

464浏览

居民沦为吸毒黑区数十年 不灭源头组屋难排“毒”
报道:陈慧芸 摄影:姚春显

居民沦为吸毒黑区数十年 不灭源头组屋难排“毒”

许多人民组屋停车场及草场成为不法之徒聚集之地,市民盼执法者从源头开始寻找杜绝毒品活动的良策。

吉隆坡人民或政府组屋区成为吸毒者天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市民与人民代议士冀执法单位严密展开防范毒品活动,从毒品源头寻良策,非一味例常办公,让毒品活动转移阵地后春风吹又生! 

衍生劫案及环境问题

组屋区成为吸毒热点区已是公开秘密,吸毒者喜欢在傍晚聚集在组屋区的草场或停车场“追龙”至通宵达旦,严重威胁当地老中青居民的生活。

吸毒也衍生抢劫或偷窃,还有环境破坏,包括居民轿车遭砸破车镜,乱丢垃圾等问题。 

联邦直辖区部与国家反毒机构合作日前宣布,专注吉隆坡71个人民组屋,以免组屋成为吸毒活动黑区,吉隆坡一带居民接受《》访问时,指组屋区沦为毒品活动温床已有30年。 

他们揭露,警方确实有展开连翻突击取缔行动,惟吸毒者聚集活动情况不久后又死灰复燃。 

他们说,虽然取缔行动已使到毒品活动衍生的抢劫或偷窃问题减少,惟毒品活动始终未彻底根除。

居民曾组队驱赶吸毒者

受访的居民提及,反毒机构总监苏海米阿都拉日前公布当局鉴定的毒品黑区,可见执法单位确实有意实践行动,凝聚社区居民对事件的关注。 

他们说,社区居民早期有效团结,逢见吸毒者出没即出动大队人马驱赶吸毒者离去,不过近年此举已渐少,甚至见到可疑人士,也未必主动报警。 

他们都希望当局能加大力度对付吸毒者,以免长期下去,会进一步祸害社会。

担心报复不配合

受访的联邦直辖区国会议员指出,组屋区吸毒者聚集问题早已存在,若毒品供应源头不彻底铲除,问题难以解决。

有者说,现有法例只捉小鱼、吸毒者聚集情况卷土重来,加上居民冒险驱赶吸毒者会担心遭报复,居民自然放弃民间配合。

他们指出,执法单位若有意杜绝毒品活动,终究应从源头开始寻找良策。

蕉赖三英里半居民李先生,66岁

情况越来越严重

居民早期确实有联合行动,群策群力地团结起来,驱赶聚集在组屋区的吸毒者。

后期问题是吸毒者行径犹如春风吹又生,而且吸毒情况越来越多,即便有可疑人士,居民也未必主动报警。

敦拉萨镇区居民叶先生,55岁

吸毒者聚集至深夜

组屋区吸毒问题存在30年了,吸毒者傍晚聚集在组屋草场或停车场至深夜。

下班回家的居民,尤其家有老幼家庭,对组屋区聚集吸毒者问题感到不安,不仅抢劫,更发生破车镜问题。

蕉赖三英里半居民容先生,60岁

警方近年频密取缔

近年留意到警方频密展开取缔行动,这地区吸毒活动有减少。

我们也联合数位居民,见到有吸毒者前来聚集,即上前驱赶他们,现在连偷窃和抢劫也比以前少了。

蕉赖二英里半居民胡先生,51岁

杜绝问题避免恶化

组屋区吸毒问题以前非常活跃,据知毒品种类也升级,现在连冰毒也有,有发现警方不时突击取缔,也引起居民关注。

聚集吸毒一事必须杜绝,否则问题不仅会越来越严重,也会扩散到不同地点去。

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

楼下警局楼上吸毒

人民组屋成吸毒黑区非近期才发生,我选区辛炳(San Peng)斯里雪兰莪组屋就是个可悲例子,令人遗憾的是该组屋楼下有警局,吸毒活动如陷入无人之境。

居民不是没有证据,也投报了多次,但就是无法杜绝,吸毒活动依然活跃,令人质疑扑灭吸毒行动是否只巧取名堂却不见效果?

当执法单位对杜绝吸毒活动意愿不强,公信力不坚定,住在当地居民担心吸毒者回头报复,居民不愿再冒险主动投报是正常反应。

当然警方有突击行动,虽然未必见效,但这方法确是聊胜于无。

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

执法单位应捉大鱼

毒品有利可图,相信仍有人愿意铤而走险,加上现有条例只捉“小鱼”,无法经由“大鱼上钩”杜绝毒品源头,如果加上贪污,会让市场毒品供应充盈甚至过剩。

当毒品供应多,毒品流向更多不同环境,甚至公然贩卖的毒品活动,就会逐渐在不同地方变得越发常见,即便执法单位有效取缔,逐个地区展开扫荡,但很快毒品活动会转移目标,到其他地区去。

这也就是为何,吸毒活动无法杜绝,且死灰复燃,而当初拉大队驱赶吸毒者的居民自然会逐渐放弃冒险,放弃这类民间配合活动,执法单位若有意杜绝毒品活动,应从源头开始寻找良策,而非例常办公。

相关文章